MENU

CWIEME2018年高峰论坛演讲嘉宾Matthew Doude专访(美国密西西比州立大学高级车辆系统中心副主任)

由CWIEME和EV Momentum的内容经理Abigail Clifton访问并编辑

请问您认为2018年电动汽车技术的核心发展领域是什么?

电池技术-它的发展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比我们想象的要更便宜,能量更密集。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需要第二代电动汽车电池,无论是固态还是锂电。 世界上一些顶尖实验室正在针对电动汽车电池领域进行研究,并且不断取得进展。但是2018年至2020年,电动车充电技术将是制约其发展推进最重要的因素。目前,200到300英里的电动车已经投入使用,特斯拉则拥有专有的充电网络,但OEMS(设备制造商)及政府将如何加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呢?企业例如通用汽车公司和福特汽车公司都在电动汽车上投入巨资,但不像特斯拉拥有专有的充电网络,它们是让类似Charge Point这样的公司来为其提供充电设施。但是,为更好提升其电动汽车水平,我认为未来它们会积极参与到充电基础设施建设中。

自动驾驶车辆(Autonomous vehicles)-自动车辆的发展是电动车辆发展中的X因素,其增长将如何影响电动汽车?自动驾驶汽车、电动汽车和共享车三方之间的关系,它们如何相互促进或相互影响的? 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要到2018年末才可知。

自动驾驶车辆是比人更高效的司机,他们可以驾驶更长的时间,因为他们不会感到厌倦,而这将极大地影响电动汽车及其电池的发展。目前优步(Uber)并不盈利,因为他们必须支付司机费用。 然而,驾驶电动汽车的价格仍然相较普通汽车较低,维护和运行成本都更低。未来随着自动驾驶车辆的增加,则能更好地帮助优步(Uber)盈利。

自动驾驶车辆也将有助于绘制最有效的加速和减速路线等。然而,通过利用计算机中的传感器将消耗其本身的大量电力,对此是否可行还不得而知。对此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中,但尚未有结论。政府实验室及学术界的研究人员目前正在模拟效率,出于政治原因,并未报道。了解这之间的相互关系比人们想象的要更具有技术性。

供应链因素-永久磁铁需要稀土金属,而稀土金属只来自地球上的少数几个地方,因此经济性可能是一个问题。在降低成本的需求驱动下,研究人员正在针对在电动机加工的铝和镁,这一情况将持续到我们实现电池技术2.0。

您认为哪些新技术会冲击电动汽车行业,无论是商业还是理论上?

即使开发了新的电动汽车技术,也需要时间进行商业化,应用率也较低。 在某种程度上,技术商业化的速度比过去更快,主要是随着风险投资和创业公司的崛起,而在加快推进速度方面则存在不同的风险容忍度。特斯拉的做法是通用汽车或福特公司从未进行的,通用汽车公司在发布车辆之前需要进行五年的路上测试。特斯拉更有可能更早地从客户那里获得数据,这是一种更敏捷的方法,而且那些客户不太可能在汽车上出现技术缺陷,并且更多是出于社会和环境因素购买而不是技术性因素,因此有更多的技术进步空间。

最大的进展还是与充电有关,并不单单指电动汽车,还有电池和充电器,两者结合可以更快地对汽车进行充电,也与相关的基础设施有关。 电动汽车充电技术是2018年的主题。

存储比充电更进一步。今天路上有200-300英里的可行车,例如雪佛兰,但是你需要充电。电池则比充电快得多,而且还有政府的支持。美国政府和其他大多数国家在推动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方面都进展缓慢。在美国,游说制度意味着企业对法律有影响力,可以看到有些公司不希望电动汽车获得成功,但石油和能源公司已经或需要投资电动汽车,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在向电动汽车充电领域多元化推进。 如果这样做并未取得预期成功效果,则我们需要更进一步的联邦推动,一些立法上的改变。

在推动电动汽车方面,亚洲地区在所有方面都比别的国家要好,尤其是中国。 由于环境因素它们的政府比美国更支持电动汽车的发展。 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污染问题日益严重,而美国国内丰富的石油储备则减少了其对电动汽车的支持。总的来说,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的进展情况因国家的优先考虑而异。

您认为,中国在西方国家电动汽车技术方面可以学习的地方有哪些?

最先进的技术仍然来自西方,但从经济角度和监管立场来看,中国则走在前面。 西方人对中国的崛起以及即将成为超级大国的言论,已经谈了很多。在美国专利的帮助下,中国电动汽车的发展已经和西方国家差不多了。 我对东方的建议是从电动汽车基础设施开始,而不是从车辆开始,虽然西方是从车辆开始。

您希望通过参加CWIEME上海收获什么?

就我个人而言,我期待更多地了解电动汽车市场中的亚洲理念。 与美国市场不同。 我真的很期待看到中国在电动汽车领域正在做什么,并听取其他行业的发展前景。

>更多演讲嘉宾采访信息

如何抵达
上海世博展览馆
国展路1099号
中国上海浦东新区
如何抵达